[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文化 >

真实版《黄河绝恋》:拯救美国大兵乔治·韩伦

[时间:2022-03-24 16:56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2015年,美国密歇根大学讲座教授、版画专家唐小兵在美国犹他州帕克城见到了15幅特殊而珍贵的版画。这批出自抗战时期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名家之手的版画,属于美国一家三兄妹,他们从父亲乔治·韩伦(George A. Hanlon)那里继承得来。三兄妹同时继承的还有父亲在中国的传奇经历。

  2015年,美国密歇根大学讲座教授、版画专家唐小兵在美国犹他州帕克城见到了15幅特殊而珍贵的版画。

  这批出自抗战时期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名家之手的版画,属于美国一家三兄妹,他们从父亲乔治韩伦(George A. Hanlon)那里继承得来。

  乔治韩伦的这段经历,与冯小宁导演、宁静主演的电影《黄河绝恋》剧情极其相似,除了没有像剧中的美国飞行员一样爱上中国女战士外。

  2018年4月,随着版画被三个子女捐赠回中国,这段有关正义、冒险、拯救和友谊的记忆也一同被唤醒了。

  1944年9月8日凌晨4:30,美国陆军驻华第二十轰炸总队108架B-29轰炸机从广汉起飞,前往鞍山轰炸日军昭和制钢所。

  韩伦与其他10名机组成员隶属于第679轰炸中队42-6234号B-29轰炸机,这架战机被他们起了有个很酷的名字“我的阿萨姆之龙”(My Assam Dragon)。

  29岁的韩伦是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被招入美国陆军航空队(今美国空军前身)的,在这之前他是密尔沃基市警察局的一名警员。因为身体条件不错,一加入陆军航空队,韩伦就参加了飞行员训练计划,并顺利通过了各项考核,正式成为一名飞行员,被编入B-29轰炸机队。

  “B-29轰炸机被称为超级堡垒,从1944年春季开始,在中国战场对日本战略目标进行轰炸。”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金光耀介绍道。

  “我只听见一声爆炸声,4号发动机的螺旋桨失控了。我们仍驾机穿越渤海湾飞向中国陆地。一到陆地上空我们便跳离了飞机。”韩伦在回忆录《走过中国》(China Walk)里写道。

  “我的阿萨姆之龙”号战机坠毁在今河北昌黎县的渤海海滨,包括韩伦在内的7人幸免于难。但是他们明白,危险还没过去,因为这里显然是日占区。

  “在广汉作简要任务提示时曾被告知,如在中国日占区紧急跳伞,就往山区走,设法联系中国游击队。”所以着陆后,韩伦等人从降落伞里爬出来后便往山里跑,最后被中共游击队所救。

  “七月二十一(农历),掉下个大飞机;救了七个飞行员,一看还是美国的。”这首童谣,在昌黎七里庄一带几乎是妇孺皆知,唱的就是昌黎抗日军民在1944年营救韩伦7人的故事。

  “9月9日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我们在十名游击队员的护送下,走走停停。”获救后,韩伦的心情显然不错。游击队员们也对这些天上来的老外充满好奇,摸摸他们的衣服,翻看急救箱里的物件,胆子大的则敢上去和美国飞行员拉拉手。韩伦他们虽然感到有些尴尬,但也知道这是这些游击队员表达友好的方式。

  八路军冀东军区司令部对这批美军飞行员非常重视,立即向延安发电报汇报。9月15日,延安回电,要求保护好美军飞行员,给予他们最好的待遇。但在韩伦的眼里,几天里,“他们无疑已经在这样做了。”

  就在前几天,他们在游击队的护送下穿越北宁铁路封锁线岁的中国男孩,叫做王小顺。据韩伦描述,王小顺是个开朗快乐的年轻人,对于护送他们这项任务完成得游刃有余。而且为了给他们找各种东西,已经冒了不止一次险了。

  “昨晚(9月10日),我们说要是有咖啡喝就好了。第二天下午六点左右,他就带回了咖啡和糖。”为买这些东西,王小顺去了30里外被日军占领的昌黎县城,这让韩伦他们感动不已。

  就这样,在各个根据地中国军民的接力护送下,韩伦一行从昌黎出发,穿过北宁铁路封锁线,越过长城,跨过同蒲铁路,途经河北、北京、山西、陕西,徒步近4500里,历时4个多月,终于在1945年1月12日抵达了延安。

  这4个多月里,他们在抚宁县参加了九一八纪念大会,与八路军战士进行了篮球比赛;他们费劲周折,终于在丰润县找到了不断转移的八路军冀东军区司令部;而在顺义县,他们再次受到了最高待遇,受邀看了三幕剧《参军》;在与日军炮楼仅有4英里之遥的昌平县十三陵锥石口村,他们吃到久违的西餐,惊呼起来;在昌平南口穿越长城后,他们到达了涿鹿县杨家坪,在天主教修道院里过了万圣节;而在易县,这次轮到韩伦他们成为了舞台的主角,并为观众们唱了歌;在阜平县的晋察冀总部,他们终于得以用无线电向家人发去了“我们还活着”的消息;在神木县,他们受邀参加了晋绥边区群英大会,会上7名特等妇女劳动英雄为他们佩戴上了“B-29英雄徽章”

  晋绥边区第四届群英会上7名特等妇女劳动英雄为韩伦等人佩戴“B-29英雄勋章”。

  “在延安的一天晚上,我们受邀和毛主席一起用餐。他和夫人在河对岸的住处接待了我们,另外还有朱德和夫人。”第二天,他们便收到了主席和朱德总司令赠送的礼物,其中便有这套延安鲁艺版画。

  韩伦等人在延安受到了、朱德等中共领导人宴请和收到了像章、照片以及鲁艺版画等礼物。

  1月23日,美军派来接韩伦等人的飞机终于来了。“我们很高兴就要回家了,但要与我们一道旅行的中国朋友告别,又有一点难过。”当日,他们从延安飞往了印度的美军军事基地,后又辗转到北非,直到11月下旬才回到美国。这时候二战已经以反法西斯同盟的胜利宣告结束。

  回到美国后,韩伦选择留在了航空队服役,并与相恋多年的女友结婚,二人育有一子二女。在航空队期间,韩伦曾先后被派往菲律宾、冰岛、加州、新泽西州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美军空军基地工作。1965年,韩伦以中校身份退伍。

  当年从延安辗转回美国时,十个月的时间里,从加尔各答到卡萨布兰卡,那套延安鲁艺版画他一直随身携带,悉心保管。

  “这套木板画一直挂在我们家的显眼位置。”韩伦的大儿子丹尼斯韩伦说道。每当有客人来访时,这套版画总是会成为焦点和话题,由此引出父亲的中国之旅。

  “我们的父亲通过这些版画铭记他在中国度过的时光,还有在那里邂逅的友善的中国人民。”这并非说说而已,在丹尼斯和两个妹妹五六岁的时候,父亲就教会了他们使用筷子。

  父亲也经常跟他们讲述自己的这段经历。在孩子们听来,韩伦的讲述里尽管有坠机、有突破日军封锁的恐怖时刻,但是更多的时候是温暖和友善,以及充满趣味的“冒险”。

  电影《黄河绝恋》中的美国飞行员欧文在垂垂暮年重返故地,眼里满是回忆。现实中,韩伦和其他飞行员也一直对中国念念不忘,但都未能成行。

  7人之一的欣斯德尔军士就是如此。他一直梦想有一天能再次来到中国,感谢中国朋友为他所做的一切。但是他没能等到这一天就去世了。直到1972年,中美上海公报签订,他的夫人认为实现丈夫遗愿的世纪到了。

  当年,欣斯德尔夫人带着女儿和丈夫的回忆来到了中国。她还是随身携带了两株和平玫瑰,一路悉心照料。最后这两株生机勃勃的和平玫瑰一株送给主席,一株送给了周恩来总理。后者为培植成活,后来又反赠予美国朋友。

  另一位机组成员罗伊史密斯则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时,意外地见到了中国体育代表团的部分成员,并在家中设宴款待了中国游泳队。他用这种方式向中国人民表达了他的感恩之情。

  而韩伦则在退休后,计划在1998年结婚五十周年纪念的时候前往中国,但1996年因突发中风而辞世,享年81岁。

  父亲去世后,三兄妹决定将这批承载了父亲珍贵回忆,以及他们一家与中国联系的版画捐赠出去,希望更多人了解父亲被中国军民救助的历史和中美之间的友谊。

  在版画专家唐小兵的牵头下,这批版画终于拥有了它们最好的结局在2018年4月回到了中国,被复旦大学图书馆永久收藏。同时,它们也拥有了全新的开始会在以乔治韩伦命名的展室中不断展览下去。

网站首页小说历史文化社会纪实科学新知艺术设计影视戏剧商业经管绘本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