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文化 >

世事弄人 始终牵不到你的手

[时间:2021-12-18 23:01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大凡伤心之人,如果不是独处一隅咀嚼痛苦,大概就是漫无目的地狂奔疾走了,仿佛有个伤心的影子不停地在身后追逐着他们。潘天成属于后者。约定见面时,我刚报出报社地址,他就脱口而出具体的乘车路线,像个老武汉似的。后来我才得知,为爱追寻到武汉来的这位异乡人,短短的几天内,足迹几乎遍及江南江北。他狂乱而疲倦的脚步,是希望的寻找,是伤心的缅怀,也是绝望的告别。

  潘天成的语速很快,在倾诉过程中,他始终眉头紧皱,双眼微闭,只有在回答我的提问时,才睁开眼来看我一下。这副姿势,让我想起舞台上激情澎湃的指挥家,闭着眼睛沉醉在自己的旋律里。而潘天成闭着眼睛,却沉浸在自己的伤情中。

  爱情像只小鸟,它来了,又飞走了。与林薇的悲欢离合,有太多的世事难料,深爱的两个人,到最后,竟成了彼此痛苦的伤疤。

  那是1999年的春夏之交,服兵役的第二年,我在报纸上登了个征友广告。接着应征信像雪片一样飞来,其中一封信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湖北丹江口市一名叫林薇的高中女生写来的。信中的语气特别忧郁,读起来竟有一种凄凉之感,我隐约感觉到,这个女孩一定受过什么伤害。她的文笔和那种略带伤感的性格正是我所喜欢的,我于是放弃了所有的应征者,只给她一个人回了信。

  那是个浪漫的年龄,我们在纸上热烈地交谈着,有时候,我一天写五六封信。我们像兄妹一样地互相牵挂着,她鼓励我努力提高素质,我鼓励她好好读书报答父母。

  那时候,部队比较忌讳谈恋爱,指导员为此几次找我谈话,但我执迷不悟。结果,我不但失去了报考军校的机会,还背了个警告处分,于年底提前结束兵役回了老家。为了不让林薇有心理负担,我没把这件事告诉她。

  随着书信的来往,我们之间渐渐产生了朦胧的情感。后来她提出分手,说这样下去相互影响不好,如果她没考上大学,我肯定会瞧不起她的。我回信说我不能离开她。

  但此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来信问我为何不理她,说她改变主意了,不想分手,请我原谅她。我感到莫名其妙,连忙写了一封信过去。可她似乎还是没收到,接二连三地来信追问我,甚至近乎哀求地问我,如果她病了,我会不会去丹江口看她。我不知什么地方出了差错,急得直跺脚,疯狂地回信。可她的语气却越来越绝望。后来,她突然给我发来一封电报,说:我依然爱你。

  然后,2000年1月8日,她寄来了最后一封信,里面夹着她的两张照片。她说:我心目中的成哥哥已经死了,我要去梦中找他,我走了,就像风中无根的落叶,不知将飘向哪里……

  我奇怪地问他:“发生了这样的怪事,你为什么不直接过去找她呢?”他说:“那时候我不懂得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把她看得很神圣,总觉得自己太卑微,配不上她,我不敢去面对她。”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如果那时我去了,也许我俩都不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

  我心里又奇怪又着急,不知道她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有她家里的电话号码,可我不敢打,害怕若是她家里人接了,会发现我俩的事情。

  后来,我去了广东打工。我仍然按照她原来的学校地址不停地给她写信,她却真的像一片不知飘向了哪里的树叶,杳无音信了。我就这样与她失去了联系。

  我四处辗转,心里却始终忘不了林薇。2003年春节,我试着给她家里打了个电话,竟然是她接的。她的语气很平淡。我得知她已经是武汉某大学的大一学生。我要了她的通信地址。

  我写信问她这两年是怎么过的。她回信说,她恨我,在我的不理不睬中,她自杀过,后来疯狂地与两个男生好上了,从他们那里获得了本应是我给予的东西,但这一切留给她的都是耻辱和悔恨。她高考落榜了,后来转学复读一年才考上大学。她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容纳她以前的一切的男朋友,他是她转学后的班长。在极度痛苦时,她忍不住对他哭诉了我俩之间的事情,他安慰她,并接受了她。她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宿。她说:“世事弄人,我对你的依恋已经随风而逝。经历了充满幻想的花季和备受煎熬的雨季,我再也不敢穿上童装扮可爱了。”

  仿佛心上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我又震惊又痛不欲生。这几年,我心爱的人竟是在这样的痛苦中度过的!我悔恨那个冬天为什么没有去看她,我无法原谅自己。

  我给她打电话进行了深深的自责,并问她我们之间还有没有可能。她怨恨地说:“我不再奢望回到4年前,没有你的不理不睬,我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可耻可悲的地步。”我仍希望挽回,接连给她写了好几封信,她却始终无法释怀。

  正巧那个时候,我的事业陷入了低谷,亲情也处于最淡薄的时刻。有时候,我忍不住给她打电话,企图在她那里寻求一点温情,可她的语气却是冷冰冰的。我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不应该再这样乞求下去了,于是,在万分痛苦下,我删掉了她的电话。

  北京的那个冬天,下了雪,我的心像蜷缩到角落的刺猬,又痛又冷,却无处可诉。

  2003年春节后不久,我找了另外一份感情。她与林薇有着相似的外形,也有着忧郁的性格,我把她当作了林薇的替身。出于对林薇的补偿心理,我疯狂地对她好,尽量在物质上满足她,还给她买了戒指,供她读书。可后来,她却告诉我,她在老家还有个男朋友。我简直是五雷轰顶。

  家里人得知我被人骗了后大骂我没出息,我与家人的关系更加恶化。我把这一切归咎于林薇。我觉得是她的冷漠才害得我受伤和众叛亲离。我甚至痛快地想,如果我曾经对不起她,那么现在,她已经报复了我,我们两清了。

  2003年6月,林薇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她买了手机,并向我道歉,希望继续联系。这一次,是我的语气变得很淡了。我不理她,坚决地要在痛过后把她从生活中删除掉。

  我过着独居的生活,也迎来了事业的春天。我彻底将她淡忘了。直到2004年的7月19日。

  那天,我突然接到林薇的短信,说她在来北京的火车上,是专程来看我的,问我能不能去接站。因为我住的地方离火车站很远,而且我手头上的工作也丢不开,我没有去。她只得去她北京的同学处借宿一晚。

  那一夜,我失眠了。我翻出当年的书信重新阅读,竟有世事沧桑的感慨涌上心头。她发来短信,用请求的口吻问我:“你能见我吗?能带我在北京游玩吗?”我的脑子里进行了复杂的思想斗争。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该不该去见她。我打电话征求我表妹的意见,她说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要拖泥带水的。可是,我终究抵不过内心的诱惑,答应了林薇的要求。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争吵。那天,我带她游玩了一下午,然后,出于虚荣心,我提出带她去见我的叔叔,他是个大老板。她不愿意,说:“不要在我面前摆阔,我不要社会上虚伪应酬的那一套,我只要真实的你!”后来,我们两个人都吵累了,她口气软下来,疲惫而诚恳地说:“成哥哥,我要重新找到你,请敞开心扉让我进来好吗?”一切前嫌化为乌有,我觉得自己可以重新接受她。我说:“我还是从前的我。”

  那段时间,不上班的时候,我就带她到处游玩。我们去得最多的是圆明园和天坛,以至于现在,这两个地方我再也不敢去了。

  她时而任性霸道,时而对我撒娇,但始终如一的是,对我的好。早上,她给我打好水,拧好毛巾给我洗脸,晚上,她为我剪脚趾甲,上班途中,我会收到她发来的短信,嘱我注意安全。她从不喝酒,却可以陪着我喝到醉。晚上我们聊天,有时我会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一觉醒来,却听到她还在一个人不停地讲。

  她告诉我,当年,是她的班主任截留了我的信,才造成了她对我的误会,以及后来发生的那些不可挽回的错误。

  她近乎疯狂地爱着我,要我娶她,我答应了。她会在半夜将我摇醒,逼着我写“卖身契”:以后只许对她一个人好,永远陪着她。有时候一起吃饭,她会吃着吃着突然无缘无故地流起泪来,然后紧紧地抱着我,说她很害怕,她不能失去我。

  可我却不知道珍惜。她要跟我合影,要我给她一个定情信物,我均以太忙推托了。经历了那场打击后,我再也没有精力去谈一场恋爱了。我总以为,既然她回到了我身边,就再也不会离开我,我们是一定会结婚的。而且,对她,我心底还有隐隐的报复心理。

  她一直没有提到她的男朋友。我暗自猜度,一定是他抛弃了她,她才回到了我身边。虽然我愿意接受她,可内心却不再觉得珍贵。

  7月底,她说要去荆州一个男同学那里学电脑。我的猜妒一下子翻涌上来,问,他是不是当年那两个男生之一。她否认了。我不同意她去,甚至以分手相要挟。她哭着说:“你又戳到我的痛处了。”我的心软了,最终同意了。

  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她告诉我,1999年的那个冬天,在最绝望的时刻,她爬上了窗台,想自杀。她边哭边回忆我俩的事情,后来竟失去了知觉。是别人发现了,把她抱了下来才救了她的性命。听她说起这事时,我的反应有点漠然。可能痛过后,我已经麻木了,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8月1日,她离开了北京。为了避免伤心,我们约好不相送。她在火车站给我发来短信,说她不想离开。我知道,如果此时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会非常感动。可一看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她当晚到达荆州。我打她的电话,她已关机。我的猜疑又上来了,给她发短信:你饶了我吧,我受不了这种痛。第二天她开机后回复说:“我不能离开你,别再在我无助的时候让别人乘虚而入好吗?”我没想到会一语成谶。

  我们每天通话,可突然有一天,她的电话打不通了。各种猜测在我心里乱撞,理智完全没有了立身之地。我疯了似地给她发短信,却始终没有回音。大约七八天后,她用公用电话给我打来电话。就是这个电话,把我俩给毁了。

  她刚“喂”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我就冲口而出:“你还活着?没被人卖了?”她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平静地跟我东拉西扯了几句,挂了。

  我没想到那竟是个求助电线日,她再次打来电话,说:“我们分手吧。”我很吃惊。她告诉了我当时在荆州的情况,我才知道自己在猜疑的驱使下犯下了怎样的错误———她的运气很不好,开始是手机和钱包被人偷了,后来由于四处奔波又累又急,加上本来身体就很弱,她大出血了。

  她说她已经找到了一个能接受她一切的男朋友。我恨得打了自己两个耳光———握在手心的幸福,我却让它飞去了别人的怀抱。

  此后一个月,我不停地给她打电话,她或者不接,或者在电话中对我发脾气。有一次她说:“还记得在北京的最后一晚,我告诉你我自杀的事情吗?你真狠,那种冷漠的口吻和语气,我永生难忘。你不是个男人,只知道占有,却不知珍惜。在荆州的那个电话让我的心彻底凉透了。我现在的男朋友不在乎我的过去,只以发展的眼光看我的未来。你一打电话我的心情就变糟,我以后再也不接你的电话了。”我说:“我最后问你一句话,你以前的那个班长呢?”她平静地告诉我:“他死了,车祸。”我目瞪口呆,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不敢回家,因为家里到处是两个人快乐的影子。每天晚上,我都是在外面磨蹭到一两点才回去睡觉。每天早上,我都是流着泪上班。我这才发现,以前的我多么不珍惜。没有她的调皮甚至霸道,就没有我的幸福。

  我说要来武汉看她,她说:“你来了是我的耻辱,是我对男朋友的不忠。”可我还是抱着希望。

  9月30日,我还在单位值班,可第二天,我就坐上了来武汉的火车。我辞职了。我要放弃一切来武汉找她。

  我打她的手机,却是个男的接的。他说:“她现在不想见你,你回到该回的地方去吧。给她一片自由的天空好吗?”此后,她干脆不接电话了。

  这几天,我去了她的学校,看了她生活和学习的地方。我甚至找到了她的信箱,那个曾接收过我来信的地方。我用手抚摸着它,感觉像摸着自己的骨灰盒,那么冰凉。

  我来到江边,将我们这几年的书信都丢进了江里,想让这份感情随江水流去。可马上,我又跳进水里将它们捞了起来。那是我们的初恋,太珍贵了。

  人们都说真爱可以重来。我的真爱,它重来了,我却再度失去了它,永远地失去了。

  潘天成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我也沉默了。有些事情,我们唯有心碎的沉默。(文中人物为化名)

  :“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说的是爱情中的男女不论经历过多少艰难险阻后最终走到一起的爱情悲喜剧,开始的分离是为最终的喜剧收场做铺垫。对于潘天成和林薇的爱情故事,不论我们怎样一厢情愿地认为现在还未谢幕,但结果却让人惋惜。究其原因,恐怕还是在于当事人对对方

  情感与生俱来,有人在感情上春风得意,有人却坠入情感窠臼,遍体鳞伤。你幸福时,你伤感时,你黯然时,你无从排遣时,“真情倾诉热线”愿听你细细道来,无论日出日落。

网站首页小说历史文化社会纪实科学新知艺术设计影视戏剧商业经管绘本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