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商业经管 >

網路互助平臺相繼關停後超億用戶“裸保” 巨量用戶或轉向網銷醫

[时间:2022-02-22 11:07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1月24日,距離國內參與人數最多的網路互助平臺——相互寶停止運營還有4天,這個用戶一度超1億人的互助平臺,將在1月28日停止運營。

  據《證券日報》記者統計,自2021年以來,網際網路巨頭旗下的網路互助平臺紛紛宣佈關停,包括百度燈火互助、小米互助、美團互助、360互助等,這些互助平臺關停後超1.1億用戶將面臨“裸保”。

  網路互助平臺緣何紛紛倒下?在險企人士看來,主因還是其經營模式陷入瓶頸,隨著大量高齡、帶病用戶的參與,平臺的逆選擇風險大幅提升,用戶均攤費用大幅增加,消費者紛紛選擇離開。從外因來看,隨著監管約束強化,疊加惠民保等網銷保險衝擊,網路互助的引流難度提升,加速了網路互助平臺的關停。

  保險業界較為關注的是,大量網路互助關停後,巨量用戶將何去何從?目前,多個平臺在宣佈關停後,建議用戶購買保障類型較為相似的重疾險産品。從趨勢來看,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先後供職于多家險企的資深精算師徐昱琛告訴《證券日報》記者,網路互助培養了網民的保險意識,隨著網路互助關停,大量用戶或將購買網銷醫療險或重疾險産品。

  2011年,康愛公社建立,網路互助模式興起,此後,水滴互助和輕鬆互助成立。2018年末,螞蟻集團推出相互寶,並在短時間內吸納了超1億用戶,引發市場極大關注。

  2019年,燈火互助(百度旗下)、美團互助(美團旗下)、京東互保(京東旗下)、小米互助(小米旗下)、點滴互助(滴滴旗下)、360互助(360旗下)等多家網路互助平臺進軍網路互助領域,搶佔市場,將網路互助的熱度推向高潮。

  網路互助的底層經營邏輯源於保險業,但經營模式卻與保險公司大不相同。網路互助利用網際網路的資訊撮合功能,讓眾多會員之間通過協議承擔彼此風險損失。以某互助平臺為例,加入該平臺的互助計劃後,用戶預存幾十元成為會員,如有其他會員生病,平臺就會扣取用戶需要均攤的費用,直至扣完。

  網路互助平臺無需保險公司高昂的設立成本、運營成本和再保險成本,實現了去仲介化、零附加費用。同樣保障條件下,網路互助的費用比保險産品更便宜,因此,網路互助平臺成立初期便迅速吸引了大量用戶。

  從數據上也可看出,不少網路互助在設立初期便受到了用戶的極大認可,特別是三線及以下城市和農村用戶,參與熱情很高。2020年螞蟻集團研究院發佈的《網路互助行業白皮書》顯示,2019年我國網路互助平臺的實際參與人數已達1.5億人,發展速度極其迅猛。

  不過,對網路互助來説,如何將巨大流量“變現”才是盈利的關鍵。天風證券分析師夏昌盛指出,網路互助平臺收取的管理費用較低,盈利模式主要是通過培養用戶的風險意識將用戶轉化為商業保險購買者,並收取險企的仲介費用。

  據《證券日報》記者統計,2021年之前,已有一大批網路互助平臺關停,包括同心互助、17互助、蒲公英互助、輕輕互助、斑馬互助、未來互助、蝌蚪互助、大樹互助、比鄰互助等。2021年以來,頭部互助平臺相互寶、輕鬆互助、水滴互助、美團互助均宣佈關停,關停前的用戶均達數千萬人。

  網路互助的底層經營邏輯源於保險業,其經營風險也與保險業有類似之處,其中一大共性風險是逆選擇風險,即投保人做出不利於保險人利益的合同選擇,使保險人承擔過大風險。這也是高懸在險企和網路互助用戶頭頂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

  為了最大限度降低逆選擇風險,保險公司設置了嚴格的核保流程和理賠流程,以降低投保人保費、公司虧損風險。但網路互助平臺無法對巨量用戶一一核保,大量高齡、帶病用戶涌入,使得用戶均攤成本水漲船高,且産生了不利於平臺永續經營的惡性迴圈:審核寬鬆——大量用戶涌入——均攤費用上漲——健康用戶退出——均攤費用進一步上漲——用戶繼續流失——平臺關停。

  從此前關停的多家網路互助平臺給出的關停原因來看,有的稱“業務調整”,有的稱“業務升級”,有的則直言“沒有找到盈利模式”。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逆選擇引發的風險仍為重要原因之一。

  上海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粟芳認為,網路互助將互助範圍擴展到陌生人之間,資訊嚴重不對稱,缺乏道德約束。網路互助不具備商業保險的嚴格核保和核賠制度,存在會員間的逆選擇風險,使會員們參與網路互助平臺的實際成本與其真實風險水準不相匹配。比如一些年齡跨度較大的項目,年輕者分擔了年長者的互助金。網路互助平臺為了防範上述風險、核實互助申請,會産生較高的管理費用,這是行業共同面臨的重要問題。

  從具體案例來看,多家互助平臺因逆選擇等問題,出現經營虧損。比如,用戶曾超百萬人且已停止運營的17互助表示,停止運營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沒有找到通過互助服務盈利的模式,導致項目虧損嚴重”。360互助此前在關停時表示,因會員人數持續下降、無力維持長期虧損運營,平臺現已關停,且只能退回未分攤的充值金額,歷史分攤金額已捐于患者,平臺無力追回。

  除經營模式存在困境之外,一些保險競品的衝擊,也讓網路互助模式遭受諸多考驗。東方證券分析師陶聖禹表示,除逆選擇風險之外,替代效應提升,互助計劃引流難度增加等其他因素也加速了網路互助退出歷史舞臺。此外,保費與分攤費用基本持平但具有更強政府背書與更高賠付上限的各地惠民保陸續推出,一定程度上讓互助計劃引流難度增加。未來網路互助重登舞臺的機會非常渺茫。

  徐昱琛也對記者表示,均攤費用持續上漲等原因,讓網路互助失去了優勢。同時,網路互助可以單方面更改規則,容易引發糾紛,而保險合同一旦簽訂則沒有這類問題。

  網路互助關停後也出現了諸多問題。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鎖淩燕表示,多家互助平臺關停後,暴露出的“互助金”退費問題、用戶權益保障問題、賬戶餘額使用問題和用戶資訊維護問題等引發了諸多爭議。

  內外部諸多因素,讓網路互助走向了末路,但在業內人士看來,網路互助也有一些借鑒意義。一方面,網路互助讓一大批參與人獲得了實實在在的保障。以相互寶為例,自2018年底上線以來,共救助了17.9萬名患病成員。另一方面,它提高了公眾對大病保障的認知,間接進行了“保險意識教育”。

  波士頓諮詢(上海)有限公司保險業務團隊認為,一方面,網路互助提高了公眾的風險保障意識,併為後期真正的保障型保險産品的推廣和銷售打開了大門;另一方面,大量的會員數據也為新産品的開發打下了堅實的數據基礎。

  值得關注的是,頭部網路互助平臺關停後,大量用戶的保障需求並沒有消失,隨著用戶風險意識的不斷提高,這一需求或將更加強烈。從各大平臺關閉後給出的替代方案來看,多家網路互助關停後,建議用戶購買保險公司的重疾險或意外險,以彌補保障不足的問題。徐昱琛告訴記者,網路互助關停後,大量用戶或將購買網銷醫療險或重疾險産品,這利好網際網路保險業的發展。從機構的角度來看,陶聖禹認為,網路互助的落幕,將使得具有多元渠道優勢的傳統險企逐步展現競爭力。

  免責聲明:中國網財經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財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號

  關於我們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网站首页小说历史文化社会纪实科学新知艺术设计影视戏剧商业经管绘本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