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小说 >

这个潮汕人是名扬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商业巨子皇室嘉封他为“武吉

[时间:2022-04-22 06:36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原标题:这个潮汕人是名扬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商业巨子,皇室嘉封他为“武吉甘蜜港主”

  100多年前的马来西亚麻坡武吉甘蜜,荒山叠叠,峻岭重重,森林蔽日,虎豹成群,经常吞噬人畜,周围数十里渺无人迹,长期被人们视为天然“绝域”。可是百多年后的今天,这片荒山野岭,已是繁荣的城市。是谁创造这个奇迹?就是被誉为马来西亚武吉甘蜜开埠创始人、受马来西亚皇室嘉封为武吉甘蜜港主的杨仁梅先生。

  杨仁梅(1881~1941),字亨科,揭阳槎桥村(今属榕城区仙桥街道)人。仙桥街道位于榕城区南部,西面是紫峰山脉,南面是小北山麓,地势西南高,东北低。而槎桥村就位于仙桥街道的东部,东临仙桥河,与潮阳金灶镇相望。清澈的仙桥河水迤逦流经村前注入榕江南河,村里传统民居俨然,古树名木叠翠于古建筑之间。市侨联党组成员、三级调研员郭苏丹告诉记者,槎桥村既是我市有名的侨乡,也是人文鼎盛的广东省历史文化名村。清康熙辛酉科举人、顺德县教谕杨联长对家乡槎桥村曾有过传神描绘:

  杨仁梅的父亲杨文喜,原籍潮阳县金灶镇溪头村人,嫡配彭氏产育1子3女,因在乡间自觉壮志难酬,才华无处施展,故落籍一河之隔的槎桥村,重建家室,与陈氏结婚又生6子2女,杨仁梅列第三。仁梅少时随父务农,20岁成婚,为了养活妻儿及弟妹,深受其父敢为人先、男儿当有所作为思想影响的杨仁梅,于农闲时四处奔波兼做青果小贩。然而,清朝末年,政治腐败,百业凋零,杨仁梅虽然终日奔走,却不能使全家老少得到温饱。

  穷则思变。1908年,在极端困苦之下,28岁的杨仁梅只得抛妻弃子,漂洋过海,到达马来亚(今马来西亚)另寻生计。他枝棲柔佛州麻坡母舅家中,以耕畜为业,并学会了马来亚语。杨仁梅深谙养殖之道,也懂得就地取材,用中草药调治猪生长过程中出现的疾病,故而养殖业颇为顺遂获利。其时,马来西亚树胶业尚未发达,杨仁梅在麻坡种植栳枳、甘蜜等经济作物。他克勤克俭,苦心经营,历经10余年艰苦奋斗,种植园从数英亩地,扩展至40英亩。养殖业与种植业齐头并进,使杨仁梅逐步积攒了财富。

  1918年的马来亚麻坡武吉甘蜜,还是人迹罕至的荒山僻岭,马来亚皇家为鼓励开辟这块荒山,以极低廉价格拍卖,却无人敢于承受。独具慧眼的杨仁梅,认为荒山可开垦成宝藏之地。他自信地说:“开垦之后,他日当为市镇。”(见《杨氏宗谱》),遂投资承买武吉甘蜜土地所有权。

  在莽莽苍苍的大森林中,杨仁梅择取依山傍水地势,构搭茅屋。为避虎狼之害,使垦植事业顺利,他首先采取烧山除草办法,使一切走兽无所藏身。然后,他以坚强的毅力,起早摸黑顽强劳动,烧山、砍柴、锄地、种植,进而全面规划,使阡陌纵横,道路畅通。在他的不懈奋斗下,终于使这片荒山“胶园成荫,胶株幢幢如盖”,变成“人造宝盆”(见《杨氏宗谱》)。由于事业发展,人手不足,杨仁梅便邀请大哥仁和(二哥童年夭折)、四弟仁科、五弟仁深、六弟仁林、七弟仁守及故乡亲友前往马来亚麻坡帮助。后来,杨家兄弟们因牵挂家乡老母没有儿男侍奉膝下尽孝,众弟兄经商议,派办事稳妥、顾全大局的五弟仁深回槎桥敬奉老母及操持家庭事务,内外兼顾使得整个大家庭和谐全面发展。

  人力的增多,使得杨仁梅如虎添翼,为他所开创的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使他成为武吉甘蜜埠历史上的开埠创始人。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橡胶遂成为重要的战略物资,各交战国纷纷至南洋群岛高价抢购,胶价由原每公斤5盾涨至125盾(1916年每盾印尼币相当于银元二元二角),因而占有大量胶园的杨仁梅资本大增。至1925年,杨仁梅属下的产业工人已增至千余人,他们分布在武吉甘蜜周围十几公里林区。这时的开垦种植以至收胶制作,已由人工操作逐渐采用机器代替,形成一条龙制成产品。

  经过多年的艰苦磨炼,杨仁梅也成长为一位能写会算,深通商情的实业家。他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将武吉甘蜜建设成为发展实业的中心基地,有计划地设立进出口公司和贸易运输公司。他遵循“为人忠厚招徕天下客,买卖公平可取世间财”的经商原则,使武吉不然而然地形成百商云集的市镇。

  从1926年起,杨仁梅先后开办市场、运输、米业、食品、戏院等行业,并创办了学校,培养下一代。武吉甘蜜逐渐变成百业俱兴的繁荣市镇,杨仁梅也从此誉扬新加坡、马来亚,成为当地商业巨子。今天的武吉甘蜜市场繁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里曾是野兽出没的荒原。人们没有忘记杨仁梅的丰功伟绩,马来亚皇室为表彰杨仁梅的功绩,加封他为武吉甘蜜港主,并照例享受坐皇族虎头汽车之殊荣。但杨仁梅婉词谢绝,并将所赐购虎头车之款捐给马来亚政府,作为举办福利事业之用。这种高尚品格,在当地传为佳话。

  ▲ “中宪第”侧门口过去是潮阳金玉通往揭阳榕城的必经之路,杨仁梅的母亲陈妙金老太太常于门口设凉水供过往行人免费取用,1943年大饥荒时,煮粥在门口救济灾民。蔡幼芳 摄

  杨仁梅的母亲陈妙金出身贫苦,一生怜贫恤苦。据槎桥村长者回忆,当年槎桥乡人凡无力治丧者,皆可到槎桥杨家求赠,凭条至古溪同安善堂领棺、领“仙衣”,由陈老太太付款。佃户无力交租者,一概豁免,有的还送米周恤。82岁的杨祈儒老人在和记者谈起陈妙金老太太的善行时动情地说,杨家“中宪第”的侧门口是潮阳金灶镇到揭阳榕城的必经之路,陈老太太常常煮凉水放在门口,免费供给行人取用解渴。1943年揭阳大饥荒时,陈老太太还安排媳妇们每天轮流煮粥救济饥民。一生行善积德的陈老太太以103岁高龄寿终正寝。

  杨仁梅深受其母熏陶和身教言传,发达之后,不忘贫苦本色,“克苦自持,廿余年间与工友同膳宿,咸如手足骨肉,故无一闲言者(见《杨氏宗谱》)”。乡人凡来投靠者,照例供应食宿,安置工作,帮寄家批,使众多工友,长期恋栈不去。

  杨仁梅不单在南洋慷慨解囊,而且不忘故里,支援桑梓建设。抗战前,他曾两度回乡营建“仙湖里”、立“中宪第”以祀祖先而娱双亲。1932年,他看到村子东面的东洋渡上仅有窄小的木桥,年老胆小的人过桥时,总是匍匐着爬过去,便起恻隐之心,带头捐款,倡议乡亲建起五洲石桥,方便乡亲过桥。几经岁月变迁,五洲石桥桥面现已拓宽为钢筋混凝土结构,但5座石砌桥墩依然沿用至今。

  抗日战争时期,杨仁梅捐资抗日救国,而且不甘家园之沦亡,于1941年秋毅然携眷回国,参加抗日战争。其时,汕头已经沦陷,杨仁梅绕道香港,溯东江、经兴宁、越丰良岭,在兵荒马乱中,辗转跋涉,抵达家园。由于一生劳累过度,加上旅途劳顿,积劳成疾,以致药石罔效,享寿60而终。壮志未竟,遽然长逝,令人惋惜。麻坡居民惊闻噩耗,莫不哀悼。杨仁梅后人将其葬于槎桥村之东原,以完其叶落归根之夙愿。为纪念其创业功德,乡中名士撰联刻石立于墓侧,联曰:半世辛勤居海外,一生功业在麻坡!

  ▲ 1932年,杨仁梅在家乡倡建的五洲石桥,几经岁月变迁,桥面已改为钢筋混凝土结构,但5座石砌桥墩依然沿用至今。陈丽冰 摄

  杨仁梅去世后,海外的实业能继续发展,不能不归功于青出于蓝的后代——长子杨祈敬等。

  杨祈敬(1901~1979),字慎庵,幼颖慧,性刚毅,1930年毕业于北平朝阳大学法科(今北京大学),曾在汕头及揭阳当律师,蜚声潮汕,后回麻坡继承其父杨仁梅业绩。虽在日军侵占马来亚时无从发展,但二战结束后,他掌握商机,运筹帷幄,扩展橡胶种植,并经营米业和运输业,克己待人,所谋欣欣向荣,不数载便跃居麻坡实业界名首,载誉南域。

  杨祈敬自幼濡染家学,深具先翁美德,为人诚笃沉默,朴素温谦,乐义好施,奖掖后进,热心教育与公益事业。在其定居麻坡40年期间,历任麻坡潮州会馆主席,以及各学校社团要职,为社会人士所推崇。尤其以倡办教育事业更为突出。他历任麻坡著名的中化中学、培华中学、建国学校副董事长。从“中化”“培华”“建国”等学校的命名中,可以看出其办学的宗旨,在于发扬中国文化,培养热爱中华人才,建设强盛的祖国。其爱国之心于此可见。

  杨祈敬还在武吉甘蜜坡,建起拥有100多幢的“杨仁梅新村”,作为社会福利事业,廉价出租与贫户,促使武吉埠更臻繁荣。

  积德获佳果,善教慰人文。据杨仁梅的侄儿杨烈章先生介绍,因为家族很重视对子孙后代的教育,杨家于民国初年即在家乡创办私塾,聘请名师执教,且男女平等,家族中无论男孩女孩,一律进学堂读书。受良好家风熏陶,家族人才辈出,堪称五代腾芳。有的在国家民族危难时,走上救国救民的革命道路,如1947年,杨仁梅的第5女杨琼珍、长孙杨永谋(杨伟)、侄女杨玉娇等弃家投奔革命;有的饱学诗书,从事教育工作;有的投身科研事业,刻苦攻关;有的悬壶济世,治病救人;有的驰骋商场,所创企业被商业部授予国家信用企业八强之一……人人皆成为对社会有用之才,为人群造福。其中,为中国石油事业作出贡献的原河南省南阳市政协副主席杨祈恕、中山大学博士生导师杨岫岩、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所长杨嘉岩、贵州省干部大学教授杨祈昌等9位有突出贡献者,收录在《槎桥族谱》贤哲人物中。

  ▲ 在“中宪第”仙湖里,杨仁梅的侄儿杨烈章(右一)向记者介绍家族的历史。陈丽冰 摄

  本公众号部分素材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编者收集整理,旨在与大家分享学习。如您认为某些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核实后将采取相应措施。

  天下潮商传媒集团精准聚焦全球崛起的潮商群体,整合全球潮商顶级优质资源,以推动全球潮商商业力量成长为使命,以传播交流投资合作为龙头,以全球潮商大数据库为核心,致力构建全媒体传播平台和全球潮商顶级交流投资合作平台。

网站首页小说历史文化社会纪实科学新知艺术设计影视戏剧商业经管绘本漫画